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山西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351-4045451
【新时代 新作为 新篇章】煤炭山西 转型可期
编辑:裴芬芬    2018-11-13 08:03:31    来源:人民日报

  

今年前三季度,山西的煤炭工业增加值下降0.6%,非煤工业增加值增长8.9%;采矿业增加值下降1.2%,制造业增长9.6%。制造业对全省工业增长的贡献率为83%,引领了山西工业的增长。同时,非煤产业税收完成735.9亿元,同比增长24.2%,占税收收入比重为54%,成为今年税收快速增长的重要支撑。

可以看出,相较时下煤炭较为火爆的市场行情,山西资源型经济的支柱——煤炭工业的数据不够“亮丽”,甚至可以说有些“暗淡”。而这“暗淡”数据的背后,却是山西在资源型经济转型路上取得的进步。

长期以来,主导产业单一化、经济结构不合理、高度依赖资源等诸多资源型经济的典型“弊端”在山西都有所体现,如何实现经济转型,山西一直在积极求索……

减产能、优结构,为传统产业更新引擎

潞安集团石圪节煤矿,是晋冀 鲁豫边区政府解放收复的第一座煤矿,有着90年开采历史;曾以“艰苦奋斗、勤俭办矿”的“石圪节精神”闻名于煤炭界。如今井口已被混凝土封闭,旁边的标识石碑上清晰地刻着“封闭时间”。这一时间刻度标志着,一段光荣的历史告一段落,要走向更加美好的前方。

这座“功勋”的煤矿,是过去两年山西去产能关闭退出的52座煤矿之一,更是山西坚决去产能、率先减产能,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一个力证。

长期以来,“一煤独大”的畸形产业结构,让山西的经济经常随着煤价的起落坐“过山车”。产业结构存在的问题,在全省已形成共识,但解决问题的决心却随着煤炭价格的起伏而退进摇摆,问题也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中央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给山西去产能、调结构提供了机遇。山西适时出台并实施了“五个一批”(淘汰一批、重组一批、退出一批、核减一批、延缓一批)等去产能举措,关闭退出灾害严重、资源枯竭、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煤炭产业政策的煤矿,化解过剩产能。

随着去产能的进程,供求关系发生改变,煤炭价格一路走高,山西始终保持“定力”。2016—2017年,山西省内关闭煤矿52座、退出落后产能4590万吨,煤炭去产能总量全国排名第一,超额、保质地完成了国家交给的任务,并在实践中形成了煤炭去产能的“山西经验”。

对落后产能做“减法”,腾出发展空间;对先进产能做“加法”,促进新旧动能转换。山西推进安全高效和标准化矿井建设,确定了一批省级和市级试点煤矿,为全面实施煤矿建设的新标准化提供可复制、可借鉴、可推广的经验性做法。截至今年6月底,全省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煤矿和特级安全高效矿井占生产总能力的47%,比2016年提高11个百分点,推动山西煤炭产业结构调整优化升级。

除了煤炭产业外,山西还围绕“电”“焦”“冶”等三大资源型产业进行优化、改造,实现绿色升级,让传统产业“老树发新枝”。

2017年,山西淘汰落后煤电机组56.1万千瓦,占到全国煤电机组淘汰总量的10%;压减钢铁落后产能325万吨,“地条钢”产能全部出清,低端产品产量明显下降,中高端产品产量不断上升。

“资源型经济转型不是‘轻视’资源型产业,而是更重视资源型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做优、做强传统资源型产业。”朔州市委书记陈振亮谈资源型经济转型时说:“让其为资源型经济转型提供更好、更新的动能。”

对非煤产业“高看一眼”,壮大经济转型新动能

长期以来,在山西以煤为核心的资源型产业几乎是“只手遮天”,不能培育、壮大非煤新产业,为经济发展提供新动力,资源型经济转型就不会成功。

专家分析,资源型经济形成的路径“依赖”利于资源型产业发展,却对其他非资源型产业产生“挤出”效应,制约其成长、壮大。而破除这种“挤出”效应,要发挥市场决定性作用,更需要政府积极进取、努力作为。

“2018年起非煤产业工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每年至少提升2个百分点,煤炭产业增加值比重相应降低,实现非煤产业增加值占规上工业增加值比重从目前的28%提高到2030年的50%以上。”作为山西唯一被国务院确定的成长型资源城市——朔州,把这段话写进了全会报告。这一减一增,体现了对非煤产业“高看一眼”,更体现了推动资源型经济转型的决心和态度。

在长治市,一个项目从签约到投产仅用了42天,整个过程“跑”出了惊人的速度。这一速度背后是一组“加减法”:前置审批事项由6项减到4项,企业承诺事项由12项减到5项,政府统一服务事项由3项增加为10项。

营商环境优劣是产业是否兴旺的基础性条件。山西优化、再造流程,打造“审批最少、流程最优、体制最顺、机制最活、效率最高、服务最优”的营商环境,为新兴产业的发展、壮大提供肥沃“土壤”。

同时,山西制定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把加快培育和发展新兴产业“置顶”,优先发展以高端装备制造业、新能源、新材料、新能源汽车等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做优工业结构,壮大资源型经济转型的新动能。

在阳泉市,百度阳泉数据中心,服务器设计装机规模超过16万台,是亚洲最大的云计算数据中心之一。更为可贵的是,风能、太阳能等绿色能源被大量应用于数据中心的电力供应,被称为煤堆上的“绿色”数据中心。

山西制定大数据特色产业发展规划,组建山西人工智能产业联盟,培育信息安全、传感器、人工智能三大特色产业,推进吕梁华为山西大数据中心、山西北斗数据中心、中电科创新产业园等重点项目建设,打造具有山西特色的数字产业集聚区。

今年上半年,山西全省规上工业中,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1.8%,增速较一季度加快2.9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战略性新兴产业、装备制造业分别增长20.1%、15.4%、18.6%,可谓增长“迅猛”。

“减、优、绿”力促能源革命,助力能源产业摆脱煤炭依赖

专家认为,山西的能源产业以煤电为代表,在产业结构中占比高、分量重,对煤炭资源依赖严重,也是山西资源型经济结构症结之所在。“通过能源产业调整、升级,减低甚至摆脱对煤炭的依赖,是实现资源型经济转型极其重要的一环。”

山西以“能源革命”为抓手,从能源的供给和消费两端“减”煤:到2020年,山西煤炭产量由此前表述的“控制在10亿吨以内”,改为“基本稳定在9亿吨左右”;电力装机方面,到2020年,山西煤电装机容量目标由9200万千瓦,压减为7200万千瓦;能源消费方面,到2020年,山西能源消费总量控制目标由2.27亿吨标煤,压减为2.24亿吨标煤。

今年一季度,山西新能源发电投资增长了95.2%,火电投资下降29.1%;新能源发电投资总额是火电投资的2.2倍。截至2018年6月底,山西新能源装机容量达到2347万千瓦,占全省电力装机比重提升到28.5%,优化了能源供给结构,降低了对煤炭的依赖度。

山西省社科院能源研究所研究室主任曹海霞认为,能源供给、消费革命需要能源技术、体制革命支撑,能源技术、体制革命促进能源供给、消费革命的提质,“四个革命”之间彼此联动、互为促进,重在提升联动、互动效率、质量。

在素有“煤都”之称的大同,中科院全域科研院所科技成果转化联盟和中科院10个研究所共同注册中科院全科盟新能源产业技术研究院;成立由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欧洲科学与艺术院等能源领域顶尖科学家组成的新能源产业战略咨询委员会,全力推进能源技术革命。目前,大同市围绕氢能、太阳能、风能等方面的能源革命十大突破工程快速推进,进展顺利。

“大同要整体、高效地推进能源供给、消费、技术、体制革命,进而打造不依赖于煤炭的,绿色、多元的现代能源产业体系。”大同市市长武宏文说:“我们的能源产品不再是简单的煤或煤转化的电,更多的是先进的清洁能源、能源装备,甚至产业技术标准。”

2017年,山西煤焦冶电传统产业投资下降9.8%,而非传统产业投资增长了22.9%;今年一季度采矿业投资下降6个百分点,而制造业、高新技术产业投资分别增长12.7%、17.2%。

产业投资数据的增减变化强度,印证了山西产业结构升级的力度、效果。但山西资源型经济结构矛盾历史久远、累积甚深,消解也非一日之功,需持续发力、久久为功,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好资源型经济转型之路。(记者 刘鑫焱)

 


  •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
  相关链接

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
www.sxgov.cn